三.维.超.声.诊.断.胎.儿.面.部.畸.形.的.价.值 


[摘 要] 

目的 探讨三维超声对胎儿面部畸形的诊断价值。

方法 利用Voluson 730 pro三维超声成像系统对163例孕22-40周的胎儿面部结构进行三维超声成像。

结果 163例中发现唇裂(含腭裂)6例,眼间距增宽l例(唐氏面容),独眼l例,面部复合畸形1例,均经引产后证实。

结论 三维超声能直观显示胎儿的面部结构,是诊断胎儿面部畸形的首选 


[关键词] 维超声;胎儿;面部畸形

目前三维超声已成为评价胎儿颜面部结构的重要手段,本文就三维超声成像对胎儿面部畸形的诊断价值做一初步探讨。

1 材料与方法

1.1 临床资料 

 自2003年1月至2003年8月共进行了163例胎儿三维超声成像检查,孕妇年龄19-40岁,平均28岁,孕22-40周,平均32周。其中,有分娩畸胎史5例,检查出弓形体感染3例,β-HCG升高11例,早孕期间服用抗生素5例,外院疑诊胎儿畸形2例,本院疑诊胎儿畸形3例,孕早期接触X线检查者2例,其余皆为孕妇本人要求行三维超声检查。

1.2 方法

 采用Voluson-730 pro三维超声成像系统,凸阵三维容积探头,频率3.5-5.0 MHz,首先对胎儿进行常规二维超声检查,了解胎方位,观察胎儿面部结构,注意唇部形状,及胎儿面部前方羊水情况。如胎儿面部前方无羊水或胎儿面部朝向母体脊柱方时,可改变母体体位,或轻轻用力推动母腹部,必要时可嘱孕妇在候诊区轻轻走动数分钟,以此达到检查效果。然后切换三维容积采样框,选择感兴趣区,对感兴趣区进行多个平面的观察,进行三维重建,重建过程中调整x,y,z轴,以得到满意图像,最后将所需图像存贮于MO盘,以便产后或引产后对比分析。

2 结果

 163例中共发现胎儿面部畸形9例,其中唇裂(含腭裂)6例,眼间距增宽l例(唐氏面容),独眼l例,面部复合畸形l例,均经引产后证实。另154例中,l例因胎方位为典型枕左前位(LOA位),无法显示清胎儿面部结构,虽尝试过多种方法均无法改变胎儿体位,最终二维及三维声像均不能显示清胎儿面部,余153例胎儿面部三维成像未见异常,经产后追踪,154例均属正常儿。

 本组发现的9例畸胎中,l例母亲本人有唇裂,l例为高龄孕妇(40岁),l例为试管婴儿,另l例β-HCG明显增高,余均属正常孕史的胎儿。上述面部畸形胎儿的三维声像图表现如下:
①唇裂:上唇部明显中断,与鼻间可见裂隙,图像直观。合并腭裂者,鼻与唇间结构紊乱,上唇唇缘显示不清,严重者,可见鼻梁塌陷,变形。在此提醒一点,切割三维图像时,不能把脸部切割过深,以免切除部分唇部组织,而造成误诊。

②眼间距增宽:从三维声像图可直观显示先天愚形面容,眼间距明显过宽,与日常中所见愚型儿的面容相似,但三维声像图无法测量眼间距,测值须在二维图像上进行,这是目前尚未解决的三维不足。

③独眼:整张脸的上方稍右侧探及一眼睑半闭状回声物,无正常人双眼结构声像图表现,形态怪异。

④脸部复合畸形:彗鼻,眼距窄,面形消瘦,下颌尖,与引产后对比,三维声像图几乎接近实体。


3 讨论

  胎儿畸形是围产儿死亡的主要原因之一,产前诊断胎儿畸形至关重要。有关文献显示,很多染色体异常或复杂的畸形都可能表现为胎儿面部结构的异常,而唇裂占第四位,因此,准确地识别胎儿的面部结构至关重要,三维超声能显示92%胎儿口唇,而二维超声的显示率仅为76%,三维超声比二维超声更能清晰地显示胎儿口唇,对诊断胎儿头面部畸形起到不可低估的作用,如对诊断唇裂、腭裂、长鼻畸形、独眼畸形、单侧眼眶发育不良、颅骨化缺陷、前脑膨出及无脑儿等效果明显优于二维图像,弥补了二维超声难以具体描述畸形的特征以及判断病变程度的不足。据有关文献报道,上世纪90年代初期国外已将这项技术运用于临床,而在国内近几年才起步。

  三维超声能通过平行移动及x,y,z轴方向上的旋转,对感兴趣区可作任意角度的观察,并能获取二维难以得到的冠状面上的信息,且不受感兴趣区结构复杂曲率变化的影响,在解剖结构关系复杂的面部尤为重要,且三维成像后的面部图像能直观地观察胎儿眼眶、鼻、上下唇及下颌,旋转三维图像有时还能观察到胎儿的耳朵,有助于诊断耳低置及缺耳,由于图像的直观性,所以便于分析解释且易于理解,孕妇本人也易懂,而且一幅图像即可提供二维超声需多幅图像才能提供的信息。

  本组研究中,采用三维成像系统,它能在数秒内采集图像并贮存完毕,整个三维图像的检查完成约5-18 min,与常规二维超声的检查耗时相近,且可把图像存储于MO盘,需要时任意取出图像,根据三断面重建,便于教学科研工作,为将来三维超声的发展典定了一定的基础,而且有利于远程三维会诊。本文所观察163例图像中,发现唇裂6例(含腭裂),眼间距增宽1例,独眼l例,复合畸形l例,均经引产后证实。其中2例唇裂二维声像无法确诊,需三维重建后旋转x、y、z轴,显示出直观明了的图像后,经多个角度观察,最后在毫无疑问情况下确诊。脸部复合畸形者二维声像图只感觉到异样,说不清准确病变部位,三维成像后,发现彗鼻,眼距窄,面形消瘦,下颌尖,至此三维超声的优点得以体现,它弥补了二维超声无法直观评价面部畸形的缺点,成为目前诊断胎儿面部畸形的重要检查手段,避免了一些不必要的漏诊及误诊。

  当然,日常工作中,笔者发现三维超声也有其受限制的地方,其中,胎方位是胎儿面部三维成像的关键,如为枕前位,胎儿脸部朝向母体脊柱,此时无法将面部显示出来,遇到这种情况可于母腹壁上轻轻推动胎儿或让母亲改变体位,必要时让孕妇慢步走动数分钟,片刻后再检查,以达到理想检查效果。另外,羊水量的多少是胎儿面部三维成像成功与否的另一要素,该区无羊水,无法将三维图像重建清晰,胎动也是影响胎儿面部结构三维成像的因素,它易导致三维图像扭曲变形,此外胎盘、腹壁,以及胎儿肢体的遮挡,也是影响诊断的要素。因此,有些病例须进行多次采样方能得到满意三维图像,随着三维技术的改进,这些不足之处会逐一得到解决。目前三维超声仍不能替代二维超声,但它的确为一些复杂的声像提供了重要立体信息,便于对病变部位,程度明确诊断。
黄.丽.卿
文章摘自慧.聪